萌站-ACGN |╰(^∇^*)专注动漫领域优质内容
恰饭广告 恰饭广告

杂谈:文章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优劣之分?

八卦闲聊 优质文章采集器 - 1
恰饭广告

本文只是杂谈,不感兴趣可以跳过哦,依然会隔天发一篇galgame的感想,谢谢大家~

飞狐外传里有一句话:凡是文人,从无一个自以为文章学问天下第一,但学武之士,除了修养特深的高手之外,决计不肯甘居人后。所谓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文章的好坏本来就因人而异,就算是写得再完美的作品,在不同的读者眼里依然会褒贬不一,所谓的绝对排名更是无从说起,可是不管是什么文章大体也有公认的好坏良莠之分,能流传千古的名篇也不过这么几部。

那么所谓的文章到底有没有高下之分呢?这也是我从小一直很好奇的一个问题。

当然,这里的“文章”绝非是什么作文,作文当然会有好坏之分,根据老师和学校的要求。也不是指那些市面上的文字商品,商品的目的是创造价值,一看销量和收入就一目了然(当然许多情况下它们同时也是商品)。最后,这里也不讨论论文或者其他完全客观的说明,报告等文字内容,这里的“文章”只包括那些用来表达作者真情实意的文字作品。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一个普通八岁小孩写给父母的一段话,和王尔德在狱中写下的传世名篇,可以说孰优孰劣吗?当然我们可以说王尔德的文字更加优美动人,富有感染力,但是它就一定比那个孩子的话更加贵重,更有价值了吗?我想至少那个孩子的父母未必会这么想。

再举个例子,我小时候曾经拿小学里的同学作为角色,写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武侠小说,我想大概没有一个正常成年人会发自内心地喜欢那些小说,但是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,依然会有许多小伙伴津津有味地听我念我的“大作”。试想把我念的东西换成意识流的鼻祖《尤利西斯》的话又会如何?恐怕就不会有人和我一起回家了吧233。

我当然知道尤利西斯的文学价值是我的胡闹之作无法相比的,那时的我们无法理解只是因为我们的浅薄无知,可是反过来看,就是尤利西斯的作者乔伊斯本人,恐怕也无法完全了解我那小说中的全部动机,而我的同学因为和我在一起生活过,我的小说对他们的意义也就不同了。这在本质上和阅读尤利西斯所要求的那些知识是一样的,想要读懂尤利西斯就必须了解那些知识,而想要读懂我的小说就必须了解另一些知识,而只有了解了相应的知识,我们才能理解到其中的思想感情,无论那些文字多么稚嫩或者晦涩,又有什么不同呢?

所以文章的好坏之分,和它是否优美华丽,通俗易懂只怕没有多大关系,一切只是在于那位读者是否能理解其中的思想感情,诚然大部分经典作品都面向多数人,乃至全人类,他们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上进行了思考和创作,给我们后世人留下了取之不尽的遗产,可是,仅仅写给一个人的情诗就没有意义了吗?“曾经沧海难为水。”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……”不也都是公认的优秀作品么?因为人们在那些诗句中找到了共鸣,找到了自己能够理解的感情。“原来世上有人也是这么想的啊。”不就足够了么?

所以,撇开所有那些装饰,文章的核心说到底还是其中的感情和思想,那么人的思想感情真的可以分个高低吗?

先来说说思想吧,像是范仲淹的忧国忧民之心固然可贵,那柳三变的儿女情长,陶渊明的淡泊空寂就毫无价值可言了吗?说到底每一个人都有他们对人生的态度,只要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就理应的到尊重,哪怕是路边的一个车夫,一名侍者,也有他们独一无二的人生哲学,即便你是个无所不知的人,又有什么资格轻视他们呢?知识在大部分情况下的确是有益的,但它绝不是用来贬低和攻击他人的武器。

音乐也是一样的,所谓曲高和寡,高深莫测的阳春白雪总是无法受到理解,但是通俗浅显的下里巴人却总能得到共鸣,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只能理解到下里巴人中的思想感情,可是因此就能说下里巴人是低贱的东西么?那就相当于是在说这世上的大多数人的精神都是低贱的,仅仅是因为欣赏的东西不同就以此来歧视和贬低别人,实在是最恶毒不过了。

所以真正的贤人绝不会只偏爱阳春白雪,他们也会同样接受下里巴人,倒不如说唯有通过下里巴人才能更好地了解人们,了解这个世界。因为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地幸运,如此地强大。莫言说作家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同情和悲悯,也是这些才把他们和这个世界连接在了一起,回想他笔下那些在社会底层挣扎求生的人和动物,我们若是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之下,又会比他们高贵在哪里呢?

再来聊聊感情,《简爱》里这么说过:“以为我贫穷、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?我向你起誓: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,我会让你难以离开我,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。可上帝没有这样的安排,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,就如你我走过坟墓,平等的站在上帝面前。”

这也是我一直相信的一句话,无论两个人的身份,长相,才智,甚至德行如何,他们在某一个瞬间一定会是平等的,那个瞬间,就是他们流露真情的瞬间,而文字,则是记录真情的一种手段。白居易的长恨歌的确写得荡气回肠,可石壕村里那对老夫老妻的泪水也不输帝王贵妃;那秦始皇的愤怒的确会带来尸横遍野,可唐雎一介士子之怒也能势同彗星袭月。如果连人的感情都要根据身份地位分个三六九等,那未免也太可悲了。

无论是财富也好,相貌也罢,甚至曾经不可一世的大国盛世,对千百年后的人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?可是奇怪的是,我们在百年以后仍会去回顾那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,赞叹三个火枪手的高风亮节,品味贾府里的人情冷暖,这些甚至未必是真实的人物却留在了后世人的心中,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啊。

而它们之所以能被人们铭记,我想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其中的真情实感,莎士比亚的戏剧一直以描写出人性的各种倾向而闻名,这与他丰富的阅历和强大的观察力是分不开的;大仲马为了写这部作品日夜都在图书馆博览群书,才描绘除了如此真实的法国画卷;曹雪芹更不必多说,他毕生的经验和心血都被洒在了红楼梦的字里行间,尼采说他独爱以血写就的作品,便是这样的文章了吧。

总之,我还是坚持文无第一这句话,可如果文章真有高下之分,我想便在于其中的思想是否真实,感情是否纯粹,而非只是迎合读者的谎言和模仿。只要是以真情实意写下的作品,便不愁没有读者的共鸣。所以不管是经典小说,历史,戏剧,童话,还是轻小说,漫画,galgame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作品,哪怕是最最俗套的后宫作品,或者霸道总裁,不也曾经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梦想么?是否记得第一次听到灰姑娘时的那份感动呢?她的烦恼就真的不如那个什么奥雷里亚诺上校吗?虽然已经习惯了现实中的争强好胜,可要是连文字这片最后的乐土都要成为战场,我等可就真的无处可去了呀。

在我看来,写作真的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,因为至少在写作的时候,我可以是诚实的,是自由的,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表达我的心情,就算狗屁不通,你又能拿我怎样?不过是一份心情而已。可是如果,如果有哪怕一个人,能和我产生同样的感受,那真的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。

恰饭广告
版权所有 © 萌站-ACGN |╰(^∇^*)专注动漫领域优质内容

Copyright ©2014- 2030 MACG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